合约桥牌怎么玩?合约桥牌的解释
Share

合约桥牌怎么玩?合约桥牌的解释

合约桥牌怎么玩?合约桥牌的解释

合约桥牌(英语:Contract Bridge),一般简称桥牌Bridge),是一种以技巧赢取牌磴的纸牌游戏,属吃磴游戏。桥牌是由四个人组成两对搭档在方桌上进行,搭档互相面对面坐在桌子的两端。在全球有数百万的桥牌玩家。他们一般在俱乐部、网络、锦标赛或家中打桥牌。桥牌也是世界上最为流行的纸牌游戏,在老年人群中尤为流行。世界桥牌联盟是管辖国际桥牌竞赛的机构,另有许多地区性的桥牌竞赛管理机构。

竞赛包含叫牌(也可称为竞价)与打牌两部分,接着将该牌计分。在“合约”决定后,叫牌就结束。合约代表某一搭档宣告他们一方必须至少吃到的磴数,以及将使用为王牌的特定花色(或者不使用王牌)。打牌的规则与其他赢取牌磴的游戏类似,且其中一位玩家的手牌必须面朝上放在桌上,称作「梦家」。

桥牌能够流行,主要是因为复式桥牌Duplicate bridge竞赛的举办。这种竞赛在理论上,能让无穷多名参赛者参加。复式桥牌的比赛小至每天在无数俱乐部举办的例行赛事,大到世界锦标赛奥林匹克

流程

桥牌需要两对,一对各两人的搭档。这四位玩家围坐于一张方桌,各自坐在同伴的对面。这四位玩家对应的座位,常常以指南针的四个方位来表示。因此,南家和北家组成一对搭档,东家和西家组成另一对。

桥牌包含许多牌,而一副牌的进行顺序是先发牌,接着进行叫牌决定合约,然后打牌,最后登记该牌的结果。

一副牌的目标,是以手上发到的牌尽可能取得好成绩。影响分数的因素主要有两个:叫牌中叫到的磴数,以及打牌中吃到的墩数。合约桥牌和其前身最大的不同即是合约的概念,这是指一个搭档对他们用指定的王牌,或者不用王牌(无将No Trump, NT),至少能吃到一定磴数的宣告;另外,除正式比赛外,民间流行另种玩法「比小」(Small),甚至发展出另类玩法「中间」(Middle);「无王」(No Trump, NT)赢牌点数大小依次为A>K>Q>J>10>9>8>7>6>5>4>3>2。 「比小」(Small)赢牌点数大小跟「无王」相反,赢牌点数大小依次为2>3>4>5>6>7>8>9>10>J>Q>K>A。 「中间」(Middle)则以中间7最大,赢牌点数大小依次为7>6与8同大>5与9同大>4与10同大>3与J同大>2与Q同大>1(A)与K同大,同大时则以「先出先赢」决定胜负;出现在1980年代后期的台湾艺专。

一个合约包含两部分:线位花色(或称名称、类别)。线位代表除了最基本的六磴(叫做底金)之外,所能得到的磴数─ 这保证赢得合约的搭档,必须吃到较多的磴数。由于一牌总共有十三磴,线位从一到七共有七线,分别代表必须赢得七到十三磴。五种花色依等级低到高排列,分别是梅花(Club, ♣)、方块(Diamond, )、红心(Heart, ♥)、黑桃(Spade, ♠)和无王(No Trump, NT)。举例来说,「 3 ♥」这个合约代表这个搭档用红心为王牌,需要拿到九磴(底金加三)。因此,可能的合约总共有7×5 = 35 种;所有可能的合约中1♣ 最低,接着是1 ,依此类推,最高是7NT 。如加入民间流行玩法,7种花色依等级低到高排列,分别是比小(Small, SM)、梅花(Club, ♣)、方块(Diamond, )、中间(Middle, MD)、红心(Heart, ♥)、黑桃(Spade, ♠)和无王(No Trump, NT)。单桌桥牌无法如复式桥牌有另一桌得分可供比较,为让持牌较差的玩家也能加入竞叫,上述所谓民间流行玩法乃应运而生,但并非官方承认玩法。

两个配对在叫牌阶段里互相竞争,看谁能提出最高等级的合约。赢得叫牌的一方,稍后便得拿到至少能满足合约需求的磴数,以获得分数。整体来说,最佳结果是尽量准确地叫到最佳合约,然后在打牌时得到约定的磴数(如果打得好或运气好,也可以多赢)。如果赢得叫牌的一方(主打方)拿到约定的磴数(或更多),就可以说他们作成合约,且可以得到奖励的分数;反之合约就是被击垮,且对手(防守方或防家)就可以获得奖励的分数。

在寻找最佳合约时,如果双方在争夺最终定约,多叫一两阶很有用,因为与其让对方叫到且作成合约而获得很多分数,不如小失一点分数还比较有利。这被称作「牺牲」,在激烈的叫牌中很常使用。这个作法在复式桥牌(比赛和许多俱乐部都使用这种方式)更为常见,因为这类比赛的目标是要比其他打同样牌的配对获得更高的分数,无论用什么方法获得多小的差距都有用。

发牌

桥牌使用五十二张标准扑克牌。每一局都有一位玩家是「发牌人」,负责将牌平均分配给四个玩家,且首先开始叫牌。每局的发牌人都会以顺时针方向轮转。

在盘式桥牌(或其他非复式桥牌的场合),纸牌在开始之前都会洗好,接着发牌人以顺时针方向,从他左手方的玩家开始一张一张分配,最后一张给他自己,这样每个玩家都会拿到一副十三张的「手牌」。为了方便起见,发牌人的同伴通常在此同时把另一付牌洗好,以便在下一牌使用。发牌人左手方的玩家会是下一牌的发牌人。因此,盘式桥牌的每一牌都是随机的,与其他手牌毫不相干,而许多时候决定分数的原因除了技巧之外,拿到的牌也占了很大的成份。

在复式桥牌中,则只会在一节开始之前洗一次牌,然后一样发成四手牌各十三张。这些牌会在竞赛全场使用。这样在打牌时,所有人的成绩便可互相比较,且可以去除有些人拿到较好牌的运气成份。复式比赛的牌会装在塑胶或金属制的牌盒内,在全场的每一桌传递,上面清楚标示手牌的编号和哪位玩家该拿那一手牌。牌盒中可能还会附上一张纪录每个配对这牌成绩的小纸条,这节比赛结束之后,裁判会将这些小纸片记录下来。分数也可以写在登记表上,在每一圈结束时由工作人员收集交给裁判。在一些竞赛,尤其是要在不同地点使用同样牌的比赛里(例如大型的全国或国际竞赛),牌会在比赛前先发好,也可能使用专门用来预先发牌的特制机器。在牌传到新的一桌使用时,桌上的四位玩家会将牌抽出,接着数一数以确定手上有十三张牌。

复式桥牌和盘式桥牌,以及其他赢磴的游戏的一个不同处在于,玩家不会将他们的牌丢到桌子中央,而是在每磴结束后,面朝下放在每位玩家的正前方。这样在该牌打完后,玩家便能完整取回自己的手牌,归位到牌盒中,让后面各桌能不受影响地打到相同的牌。如果在打牌时有违规,或其他需要回顾之前出牌的事件发生,这么做也能确定当时每个人出过什么牌,以及出牌的顺序。

叫牌

叫牌决定主打方及最后的合约。主打方的其中一人被称作「庄家」,而会主打这一牌,另一位则会成为不做事的「明手」。最后的合约也可能被(防守方)赌倍或(主打方)再赌倍,使这一牌不论是做成或被击垮,能得到的分数都会增加。

在叫牌中,每个玩家在轮到自己时都可以做出以下其中一种「叫品」:

  • 叫价Bid):宣告叫品的线位及花色,也可称为「实质性叫品」。
  • 赌倍Double):当最后一个非派司的叫品是由敌方叫出。
  • 再赌倍Redouble):当最后一个非派司的叫品是敌方的赌倍。
  • 派司Pass):不想做出以上三种叫品时,亦即弃权

(注:「叫价」和「叫品」这两个词常被混用,但技术上这是错误的。)

叫牌由发牌人开始,每个玩家依序顺时钟轮流叫出一个叫品。当出现连续三个派司后,叫牌即结束。

「叫价」会指定线位和花色,所以指示了一个想打某合约的提议。想叫牌的玩家必须叫出比前一个叫品更高的叫品。所谓比较高的叫品,是指叫品的线位较高,或是在同一线位上,且花色的等级较高。因此在3 ♥这个叫品之后,不能叫2♠ 或3♣ ,但可以叫3NT(无王) 或4 

「赌倍」只能在敌方叫出叫价后使用。用最简单的话来说,这代表该位玩家很有信心敌方的合约无法完成,因此玩家愿意让本方在击败合约时的分数能加倍,但在敌方完成合约时他们的分数也会加倍。但在现代桥牌中,赌倍常常被用来当作特约,要求同伴叫牌,或者传递讯息给同伴。「再赌倍」只能在敌方赌倍后使用,也可以用来做一些其他特殊用途。赌倍和再赌倍在下一个叫价出现后便失去效用,即任何之后的叫价都会使其无效。

叫牌结束后,最后一个叫价(以及其后的赌倍和再赌倍)便成为合约,其线位决定达成合约所需的磴数,而花色则决定所使用的王牌(如果有)。

另外要提的一点是,早期的叫品的目的是交换资讯,而非决定最后的合约。大多数叫品都并不希望成为最终合约,而是用来描述玩家手牌的力量与分配,以使搭档能对最佳合约的位置做出有根据的猜测。同伴间各叫品意义的约定被称为叫牌制度。

没有赢得合约的搭档叫「防守方」。叫出最后叫价的一对还要细分:首先叫出最后合约所属花色的一方成为「庄家」,他的同伴则是「梦家」。举例而言,若西家发牌,叫牌过程如下:

西
派司 1 ♥ 派司 1♠
派司 赌倍 3♠
派司 4♠ 派司 派司
派司      

那么东家和西家就是防守方,南家是庄家(因他先叫过黑桃),北家则是梦家,而王牌是黑桃;庄家(和梦家)必须吃到十磴。东家的赌倍因南家接下来的3♠ 叫品而无效,所以不会影响合约。

叫牌盒是一个能用写了字的卡片放入,以表示叫品的盒子。这样,玩家就不需读出(或写下)自己的叫品,而可以避免邻近的玩家听到叫牌,或者让玩家用有意或无意的声音变化,传递不被允许的讯息给同伴。

打牌

打牌的步骤有十三磴,每一磴包含每位玩家手中的一张牌。A 在桥牌中最大,接着依序是K、Q、J、10、9 等等,每个花色牌组中最小的牌是2。一磴中最先出的一张牌称作「引牌」(或称攻牌),接着玩家顺时钟方向依序出牌。引牌可以是手上的任何一张牌,但其他的牌则必须「跟出」花色(亦即,必须打出和引牌同样花色的牌),除非他们已经没有该花色的牌。打出该磴最大牌张的玩家赢得这一磴,除非其他玩家的出牌中有王牌,在后者的状况中则由打出最大王牌的玩家赢得此磴。赢得此磴的玩家在下一磴可以引牌,直到所有牌打完。

第一张引牌称作「首引」(首攻),是由庄家左手方的防家出牌。在首引之后,梦家将他的手牌面朝上在桌面分成四列,一列一个花色,王牌(如果有)放在他的最右手边。庄家除了要决定自己的出牌,也负责帮梦家选择要出的牌。防家则各自负责出自己的手牌。梦家可以负责在庄家违规时提醒他,但不能用任何其他的理由干扰打牌。举例而言,梦家可以在庄家从错误方出牌时阻止他(例如提醒他「上一磴是梦家赢到的」),但不能评论敌方的行为,或建议接着该怎么打。在一般比赛中梦家可以什么都不做,但在复式桥牌中必须负责根据庄家的口头指示(例如「同伴,请出红心J」)从梦家出牌。这样比较方便,也可以避免庄家因为伸手横跨桌面拿牌,而造成的某些麻烦。

合约的线位是一个特定的目标。在上面的例子里,庄家必须想办法拿到十磴(「底金」六加叫到的四,王牌则是黑桃)才能「完成」合约拿到分数。若庄家无法完成合约,则就说防家「击垮」或「击败」了合约(庄家「倒约」),而可以因此得到分数。

计分

各配对的最终目标,是尽可能得到高分。然而,如果合约完成,则影响分数的主要因素会是叫到的线位,而非打牌赢得的磴数。举例而言,即使庄家在无王拿到全部13 磴,1NT 和7NT 合约所能得到的分数还是有着天壤之别。这可以保证竞争性:即使某一对拿到了大部分的大牌点,而他们的对手完全没兴趣叫牌,他们还是得叫到高线位,使得合约在完成边缘,才能拿到可能的高分。

当庄家完成合约时,作庄方可以得到以下分数:

  • 每个叫到的磴数(梅花和方块合约20 分,红心、黑桃和无王合约30 分,无王合约可再多加10 分)
  • 超磴(比合约线位多拿到的磴数)
  • 合约线位的奖分
  • 其他特定奖分

当庄家无法完成合约时,防御方可以根据「不足磴」─ 庄家比目标短少的磴数─ 得分。

由于奖分的结构,一些特定线位的叫品有着特殊意义。最重要的线位是「成局」,即任何磴数分大于100 的合约。因为各个花色在计分上的价值不同,所以成局线位会根据花色而不一样。无王的成局线位是3(九磴),红心和黑桃(由于每磴的分数较高,所以称为「高花」)的成局线位是4(十磴),而梅花和方块(由于每磴的分数较低,所以称为「低花」)则是5(十一磴)。由于成局奖分的诱惑,叫牌的重点经常都围绕在寻找完成成局合约的可能性。叫到且完成「小满贯」(6 线)和「大满贯」(7 线)也会得到高额的奖分。低于成局线位的合约则称为「部分合约」或「部分分数」。

「身价」的概念影响了计分,也使叫牌和打牌的战略面向更广。各个配对都预先指定为两个状态之一:「有身价」或「无身价」。当配对有身价时,成局和满贯奖分都会提高,但无法完成合约的惩罚也同样提高。指定身价的方法在复式和盘式桥牌各有不同。

桥牌计分有两种主要分类:盘式和复式计分。其中有一些特点相同,但在计算总分的方法上则不一样。在盘式桥牌中,各个配对的分数都属于「线上」或「线下」。在复式桥牌中,所有的分数都被加总在一起,对胜利方计算正分(赢磴分和奖分的总和),而以负分表示落败方。「芝加哥」桥牌式一种使用复式计分的友谊竞赛,包含一组四种不同的身价状况(不论配对是否完成过一局),且每牌都登记成单一分数。

在复式桥牌中,同样的一牌会在两桌以上打过,然后将结果排名。各牌结果的分数会以「序分」或「国际序分(IMP)」表示。不管最终合约为何,取得最佳成绩的参赛者(配对或队伍)会得到该牌的最多分数,反之亦然。拿到最高总分的参赛者,即为锦标赛的冠军。因此即使拿不到好牌,参赛者只要比其他人拿到同样牌的人叫得更好、打得更好,还是有机会赢得锦标。

合约桥牌规范

合约桥牌的规则是由世界桥艺联会标准化,并以《复式合约桥牌规范》为名出版。最近的版本编于1997 年,包含93 条规范(条文)。所有支援复式桥艺的较低阶组织都必须遵守这些规则。但书中很大部分的规范都用于处理各类型的违规状况,因此大多都是作为竞赛中裁判(主导)的参考用书使用。

盘式桥牌有自己的一套规范,即1993 年编成的《合约桥牌规范》,因此这些规则并不适用。事实上,盘式桥牌常使用较简单的规则,或玩家自己订定的规矩来处理违规状况。

 

历史

桥牌属于赢取牌磴的游戏,是惠斯特的延伸,由于受到广大认识,而一直有爱好者。根据牛津英语词典,「桥牌」的英文Bridge是由Biritch英语Biritch的发音英语化而来,后者在俄国即为卫斯特之意。

最早的俄国式卫斯特规则可溯自1886 年,其中纪录了许多和桥牌相近,而和卫斯特不同之处:发牌人可以选择王牌,或让同伴决定;发牌人的同伴是梦家;分数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种纪录;3NT、4 ♥和5 是成局合约(但梅花和黑桃各需要比本金多吃八磴和十五磴!);有赌倍和再赌倍,也有满贯奖分。这种游戏,以及它被称作桥牌[1]以及卫斯特桥牌的分支,在1890 年代于美国和英国取代了卫斯特的地位,在大众间流行起来。

竞叫桥牌(也称「皇家竞叫桥牌」)出现于1904 年,在这种游戏中玩家必须以竞价的方式叫牌,以决定合约和庄家。游戏目标变成至少必须拿到合约所需的磴数,也出现了若无法完成目标时的罚分。

现代合约桥牌的发展,是基于哈洛德·史德灵·范德比和其他人对竞叫桥牌记分法的创新。最重要的修改,是将计算成局和满贯奖分的来源,限于合约中计在线下的磴数,使叫牌更具挑战性,也更有趣。新的概念包括「身价」─ 这让盘式桥牌中用牺牲保护领先的行为损失更大─ 和其他各种让游戏本身更平衡的记分法修正。范德比的规则发表于1925 年,在短短数年间便使「桥牌」成为「合约桥牌」的同义词。

在今日的美国和澳大利亚,大部分俱乐部、竞赛、网路上,以及其他场合都打复式桥牌。而在英国,盘式桥牌仍然和复式桥牌一样受欢迎,也常在家中或俱乐部进行。根据一项调查显示,在美国,约有44%的家庭玩桥牌,但玩桥牌的人数在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达到顶峰后就开始下滑。现在仍有许多人在打桥牌,其在退休人群中尤为流行。在2005年,美国合约桥牌联盟(ACBL)估计在美国约有两千五百万人在打桥牌。

 

来源:Wikipedia